我们应当用对中国经济再平衡的风险敞口、对量宽缩减带来的金融条件紧缩的承受能力、解决财政与贸易失衡的决心、稳定通胀的能力、外汇储备的规模与政治稳定性等因素来综合衡量新兴国家增长模式的良莠
[阅读全文]
[财经网]